回上一頁

國際觀點或國際態度

2015-06-03

李欣龍   文化大學創意產業中心主任TEDx 國際創意論壇主辦人
Steven Parker  前台北國際社區服務文教基金會執行長
(本文已於2012/11/20工商時報A6版專欄刊載)
 

英國學者Charles Landry,認為台北市推動創意城市的首要任務是「留住人才」,104人力銀行調查報告指出,企業期待碩士比學士畢業生更有國際觀,自創國際品牌JIA的林安鴻先生,憂心地提到台灣人才的國際觀是經濟發展一大危機。從前述的實證,人才的國際觀似乎成為整體環境發展的關鍵因素。



長住台灣12年的前台北國際社區服務文教基金會執行長Steven Parker(澳洲籍),喜歡深入地方文化與生活,他指出在台灣一般認為“國際觀”就像社會價值、就業市場的核准印章、入場券,例如去國外念過書就比較有國際觀、法國的紅酒應該是好的、外商通常懂得經營管理等刻板印象。過去因為台灣擅長代工(OEM),我們學會複製、模仿國外的東西,除此之外,能從國際間學到的態度、思維、邏輯才是核心,台灣人才需要的「國際態度」(International attitude) 遠超過一般所說的國際觀點。
國際態度若以「自信心與開放性」而言,例如國外的舞者一站出來,往往就先充滿自信與光彩,打從心底相信,我是最好的,學生上課的時候,問再爛的問題也不會不好意思,勇於向事實挑戰,樂於求取新知。美國矽谷的創投為何比較有機會實現原本被認為荒謬的點子、創意?因為他們在投資未來,甚至是在賭一個創作,這就是一種開放態度,這樣的態度反倒是台灣真正缺乏的,就如同許多老闆仍以降低成本來決定或提高收益利潤,而不是以提出產品、服務的主張、價值,使消費者產生態度上的認同,進而願意花錢買認同,並非只是支付產品的材料與製造費用。




Steven Parker 同時指出,越是能有「自我認同、自信心」,成功機會越高,例如法國人對自己的品牌有絕對的信心,美國人天生似乎就深信自己心裡想的必然可以實現,韓國人可以拋棄傳統束縛,以閃電速度進攻流行、影視、科技…等產業。在華人社會,若你的想法、作為市場上的第一個,許多人會畏懼,因為擔心別人的眼光,甚至害怕成功。最普遍的情形是,老闆總要你做今天能賺錢的事情、滿足現況需求,而不去思考未來的機會與可能,再多的創意、國際觀,大概都派不上用場,若只是追隨、複製、模仿國外既有的商業模式、產品設計,似乎很容易得到認同,反倒是自己提出的觀點、創作,一時間很難得到社會的認同,甚至不敢提出自己的主張是什麼。

當我們在看世界,很容易注意到別人有但我們沒有或少有的部分,例如大膽的商業創新、國際品牌,但是,當世界在看台灣,各國想看到、學習,甚至佩服的,是我們有但其他各國沒有的,例如在地文化、生活態度,或是獨一無二的地方特色。當台北市邁向世界設計之都,各縣市爭取舉辦國際大型活動、賽事的同時,硬體建設幾乎是花錢就有的事情,重點反而是如何讓世界看到我們原生、原創的主張、態度。



Steven Parker 說:You just have to be prepared to dance alone. Do that a few times and the rest will follow。電影《讓子彈飛》用了一個“以時間讓主張、行動發酵”的概念,最先出來革命的,總會有一群人默默觀望,久了,它就是真的,引發更多人響應。自己前陣子不小心把一條淺色褲子洗得褪色,花花一塊塊,原本覺得穿出去會很糗,後來發現,當你相信這是時尚,最後就有可能變成流行。想想,你的國際態度是什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