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上一頁

體驗學習.產業契機

2012-11-01

(本文已於勝利之光11月號,精彩一百專題企劃刊登)
 
新生代作家九把刀的電影作品:「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」,讓許多朋友回憶起年少輕狂的精采故事,其中的一句經典台詞:「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,是徒勞無功的」。回想我們的學習經驗當中,似乎是如此。
 
     
 
 
魏德聖導演的電影:「賽德克‧巴萊」,將霧社事件做了史詩鉅作般地呈現,讓觀眾去思考當時的歷史與文化,電影中提到,賽德克族人內心深信祖靈訓示,唯有在自己的「獵場」,通過重重的試煉,於臉部紋上驕傲的印記,成為真正的賽德克人,死後才能走上讓祖靈認同的「彩虹橋」。學習的重點是過程,還是最終目的呢?
 
上述的兩部電影都有著一種重回現場,歷歷在目的感受,無形在短暫的時空交替當中,從青春記憶、地方文化,啟發思索或內省,其實這就是最沒有負擔的「體驗學習」,以「參與」代替供給,以「內化」取代獲得。
 

 
當網路普及之後,可說八成以上資訊的傳播與知識的吸收,可透過網路得到,甚至透過網路的交談溝通、互動分享,可迅速得到第一手消息,因此,學習模式逐漸在改變,因此,「分享會」比聽演講有趣,「五感學習」比老師的講課生動,「體驗學習」或「現場學習」讓人親身感受、模擬實務、內化知識、融入情境,就像讀書會,可以借鏡他人的心得,人人都有可能是另一個人的老師,或是走向戶外,進入大自然的生態教室,或是在觀光工廠,親自動手做出各式成品,透過體驗感知,打破了傳統的耳到、眼到,增添了嗅覺、味覺、觸覺,最後匯集成「心到」,在當下,你可能已經從看電影的觀眾當中,化身成電影裡的演員。因為這樣的學習不是單向的聆聽,而是擴大、延伸成討論與參與。
  
相信每個人都曾經旅行,不論是到國外或本地,會引起你關注或興趣的,通常是在地文化特色,以宜蘭為例,許多在山林中、田野邊的民宿,都出自建築師的用心、設計師的巧思,跳脫集合式住宅的商業模式,不需資本密集的操作。蘭陽博物館開館後,已成為地方建築特色之一,展示宜蘭山、海、平原的豐富資源,以及早年的開墾史與生活文化。觀光工廠的多元經營,使原本制式的工廠,開啟創新、創意活水,如蜜餞工廠可以分享蜜餞的故事與家族精神的傳承,進而轉型為富有設計內涵的品牌經營。一般被視為禁忌的墓園,可以辦露營、音樂會,週遭環境的設計規劃,打破了過去對於「墓仔埔」的刻板印象。在休閒農場部分,有業者把「水草」這個看似不起眼的水生植物,研發出水草生態瓶DIY、水草植栽、水草入味大餐,就連國外相關業者與媒體都來取經取材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 
在新北市,看不見一炷香的法鼓山,可以用另一種觀點,體悟宗教的意涵,甚至可以從建築設計來詮釋永續發展。鶯歌陶瓷博物館的室內外空間設計、陶藝體驗活動,成為親子可以同學的教育環境。朱銘美術館夏夜開館,湧入大量的人潮,說明了人們對藝術的接觸,可透過不同時機來引導。九份、金瓜石一帶的廢棄廠房,遠看起來像似古堡,難怪日本神隱少女的作者,由此場景得到創作靈感。
 
    
這些城鄉都蘊含著台灣地方文化,提供了絕佳的體驗學習環境,許多地方業者開始從傳統走向創新,就像傳統工廠轉型為觀光工廠,一般農場改良成休閒農場,民宿變得更有個性、創意與設計。若從體驗的角度去學習,實際上,我們便忘了當下就是學習,其實,那就是最自然的學習。從體驗的角度去經營新創事業或將傳統產業轉型,我們便忘了每生產一個賺多少錢,而是關注提供的整體服務與創新能力,可以感動多少人。 
 
 
「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事,是徒勞無功的」,不是每件事一定會有目的或結果,「體驗學習」就在培養過程,以及人與當下的融合,培養國家軟實力不需要大願景或大建設,轉念即是當下,經過試煉的「軟實力」,自然終將走上被認同的「彩虹橋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