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上一頁

第一名與第一桶金

2011-05-03
李欣龍   文化大學創意產業中心主任TEDx 國際創意論壇主辦人
(本文已於2011/05/03工商時報A5版頭條刊載)
 
在台灣,從小我們常常在競賽中長大,舉凡學業成績、各項才藝、體能運動…等。在追尋名次過程裡,好像也不是很確定要什麼,只知道拿第一是件師長們會給糖吃、摸摸頭說乖的好事,得到認同與歸屬、安全與保障。
 
實際上,不論你拿第幾名,好像只是在一個特定時間與群體的序位問題,當真正的動機與目標不明確時,長大後,慢慢發現,第一名與第一桶金不一定成正相關,因為,當你個人想賺錢時,或是一個新興領域要產業化時,名次就不一定精準可期,叫好就不一定會叫座。
  
近年來,政府在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常用的執行計畫之一就是「xx大賽」。從民間組織,如企業團體、基金會、公協會,到政府單位,用競技的方式,在一個時間點內,選拔一群被規範資格的參賽者。當然,不是說這個方法不好,但是,必然有他的侷限性,比賽結果基本上是從一群主觀的評審眼光與意見當中,試圖找出相對較為客觀的答案或標準。
 
如果能「出國比賽」,拿個名次回來,那真的是不得了,被稱為「台灣之光」,若回到產業現實面,皇冠的加持,有時不如想像中的有效管用。記得有一次遇到承接2009年高雄世運商品總授權以及台灣建國百年商品總授權的公司總裁,他提到台灣每次強調在國外拿了多少知名的設計獎,無形中是在對國際宣告台灣要為大家做ODM,邁向台灣品牌之路就會更難。反觀那些奢華標榜設計質感的國際品牌,LV、Gucci、Hermes,或是設計師John Galliano、Karl Lagerfeld、Philippe Starck、深澤直人…等,過去或現在會不會想去參加比賽?就算參加了,會很在乎名次嗎?

 
台灣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,必須能發展自有品牌,並制定華人文化的共通規格(或標準),例如告訴全世界的人,什麼樣的鳳梨酥才是好吃的,該具備何種原材料、是什麼樣的新鮮口感;告訴國際市場,台灣的客家花布是什麼樣的顏色,代表什麼樣的文化意涵與歷史背景,就像法國人告訴我們,宣稱法國的紅酒才有文化的底蘊、莊園的故事、地方的傳奇、土壤的味道、入口的層次,一直到收藏的價值,有別於新世界產區的大量生產、調配風味、商業行銷….等。那位總裁反問了我一句話,如果你家種的鳳梨香甜多汁,台語說:「吃就不夠了,還去曬乾?」,你捨得拿去釀酒嗎?那葡萄呢?

 
如果台灣年輕的一代,或是老店新開、品牌再造,也想在真正的文化創意產業立足,是否該著眼在「第一桶金」,能賺到第一桶金,代表在市場上有人認同你、需要你、欣賞你,表示符合市場供需原則,有了第一桶金,才能讓自己站穩腳步,用實務實力與基礎財力扎根。聚焦文化底蘊的深入、設計概念商品化,以及量產技術與獨家能力的培養、通路的鋪設、內需市場的開拓、國際行銷的推展、品牌的提升、產品規格與服務標準的建立,才是目前台灣發展文化創意產業的基本功。
 
第一名談的是跟別人的比較,第一桶金談的是自己要的是什麼,這是完全不同的邏輯與出發點,打高爾夫球的朋友大多知道,不是在跟誰比成績,而是能突破自我,建立更強的心智與情商,登山的朋友也一定了解,少有人想比誰最快攻頂,而是你在過程中的努力與登頂後的舒暢,看到人生更高的視野並懷有更謙卑的心胸。台灣的故宮博物院在這三年來,嘗試透過博物館的專業與知識,辦理文化創意研習營,從教育與實作的觀點,結合產業的需求,培育人才,開發文創商品,先不論做得成不成功,畢竟教育不能短時間只從產值與量化觀點評估,但至少跳脫了比賽,擺脫了第一名的迷思,回到文化涵養與市場專業的本質,希望促成產業界賺到第一桶金。
 
其實,第一名是別人口中的,第一桶金是放到自己口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