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上一頁

歐洲文化之都看五都

2010-11-24
李欣龍   文化大學創意產業中心主任TEDx 國際創意論壇主辦人
(本文已於2010/11/24工商時報A5版刊載)

一個城市除了經濟發展指標外,最重要的莫過於文化生活、人文素養,城市裡如果只有商業行為而沒有文化,就沒有靈魂也沒有精神,很容易有一天成為人去樓空的海市蜃樓。大陸電影導演馮小剛,在「非誠勿擾」、「唐山大地震」兩部電影裡,都提到回歸人性本質的渴望、心靈的歸屬,可見在物質欲求的資本主義下,都市人越是追尋豐富的經濟滿足,往往填補內心空洞變成一種幸福的奢求。台灣2010年底產生的五都,未來,在可預見的未來,會有機會成為什麼樣的文化之都呢?
 
歐盟 (European Union)從1985年開始,由希臘和法國的文化部部長,在歐盟委員會中(European Commission)聯手推行「歐洲文化城市」計畫,使歐洲人民更為凝聚團結,自創立以來,已滿25週年。在1992-2003年間,每年同時舉辦「歐洲文化月」(European Cultural Months),由歐盟議會從歐洲的國家選出城市,舉辦文化活動,如1994年的匈牙利的布達佩斯(Budapest)、2003年的俄羅斯的聖彼得堡(St. Petersburg)。2005年開始,整體計畫定名為「歐洲文化之都」(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),限定歐盟會員國才能參與選拔,被選出的文化之都,由歐盟委員會事先訂定每年的順序,舉辦文化相關活動。

此計畫主要目的是在彰顯歐洲文化的豐富與多樣性,讓民眾廣泛參與,以文化關係將歐洲人串聯一起,體現共同的文化價值,增進歐盟會員國及城市之間的文化交流,培育大家同為歐洲公民之感受。對於被選出的城市,有助於城市再造,提升國際樣貌和市民心目中的形象,增加旅遊觀光收益,為城市文化注入新活水。根據一些研究指出,歐洲文化之都計畫,已成為城市文化發展的催化劑,促使城市轉型,目前已有超過40個城市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,從早期以大城市為主,如希臘的雅典(1985)、義大利的佛羅倫斯(1986)、荷蘭的阿姆斯特丹(1987)、德國的柏林(1988),到近幾年轉為較小的城市,如2009年立陶宛的維紐斯(Vilnius )、奧地利的林茲(Linz),以及2010年德國的埃森(Essen)、土耳其的伊斯坦堡(Istanbul)、匈牙利的佩奇(Pécs)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選拔歐洲文化之都有其程序與條件,例如想要在某一年被選為歐洲文化之都,該城市就必須在6年前提出申請、遞交計畫書,而選拔的條件主要為:城市須具備文化歷史性、計畫性的相關活動、相關基礎設施與財務預算上的支持,後來又追加了城市對社會經濟發展是否有助益與影響力等兩個條件。被選出的城市,歐盟委員會有一套完整的年度活動前的監督審核與財務支援的機制,在年度結束之後,也會有外部評估計畫,檢視一整年在文化活動上的管理,以及活動帶來的文化影響,樹立並分享最佳實績與典範。2004年義大利的熱那亞(Genoa),以A Voyage Through Europe in Genoa為主題,成功地以歐洲願景的角度,促進歐洲國家間的文化合作與對話。目前歐洲文化之都已經預選至2014年,如2011年芬蘭的圖爾庫(Turku)、愛沙尼亞的塔林(Tallinn),2013年法國的馬賽(Marseille),2014年瑞典的於默奧(Umea)。而2015至2019年,則是每年由兩個國家各自提出申請成為文化之都(提出申請的國家可以自己預選幾個城市作為競爭候選),兩兩競爭,如2015年是比利時v.s.捷克,2016年是西班牙v.s.波蘭,2019年是義大利v.s.保加利亞。
 
要成為歐洲文化之都,除了上述的基本條件之外,還有其他考量因素,例如雖然這個頭銜只頒發給單一城市,但是,該城市也可以同時將鄰近地區納入範圍,如2010年德國的埃森(Essen)就也代表盧爾區(Ruhr Region),該區域過去是德國的鋼鐵與煤炭重鎮,而現在擁有200座博物館、120家劇院、250個文化節以及100座音樂廳等,後來舉辦「混合文化節」,增進當地早期大量外國移民的文化交流與融合。城市必須以一整年為單位,除了原有的文化遺址、文化生活、歷史價值之外,還要將城市現有的特色突顯,創造出”新的文化活動”,如2008年英國的利物浦(Liverpool),在整年的開幕式活動請到前披頭四(The Beatles) Ringo Starr,演唱為利物浦成為文化之都所寫的歌曲,並在整個城市廣泛展示由本土藝術家與社區設計125個”SuperlambBananas”的創作(以羊為造型之雕塑),於港口邊,民眾可觀看70艘具有歷史風格的古帆船,航行前往荷蘭,城市街道邊上,展演巨型的機械蜘蛛創作,舉辦歐洲音樂大獎(MTV Awards)…等維期一年的精采文化盛會。

 
英國利物浦從2003年開始,投資了40億英鎊在城市核心的再生計畫、創意產業、觀光旅遊上,在2008文化之都當年創造了8億英鎊的經濟效益,吸引了350萬第一次來到利物浦的觀光客,總拜訪人次達到1,500萬,時任英國文化部部長的Burnham提出,”文化可以改變城市帶來的感覺與認知,以文化進行城市的再造,是刺激新型態創意經濟最成功、最耐久的方式,然而,更有價值的是在於市民的信念、希望,以及人類精神的再生”。
 
台灣於2010年首次的五都選舉,不論選出的市長來自哪一個黨派或個人,是否未來五都的市長和中央相關單位能參考歐洲文化之都的模式,讓台灣每個城市都能輪流得到適當的支持與資源,每年以一個或幾個城市為單位,以國家宏觀格局與思維,訂定明確的城市文化再造與產業再生發展策略,在區域型的華人市場,甚至在國際性的全球消費,能系統性、持續性,並富有地方特色文化性地將城市行銷至全世界,超越國家界線藩籬與政治障礙,也超越了政黨政策或個人主張。台灣文化五都,蓄勢待發!